深化纪检监察体制改革,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积聚四重

作者: 今日推荐  发布:2020-01-03

原标题: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积聚四重“反腐红利”规避“内鬼”风险

深化纪检监察体制改革 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党的十九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成果巡礼之二

  原标题: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积聚四重“反腐红利”,规避“内鬼”风险

深化纪检监察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全面依法治国和全面从严治党的必然要求。

目前,随着2018年省级地方两会陆续闭幕,我国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均已选出省级监察委员会主任,这标志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不松劲、不停步、再出发的全面从严治党新征程再立里程碑,“反腐红利”将进一步释放。

党的十九大以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着眼于构建党统一指挥、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一体推进党的纪律检查体制、国家监察体制和纪检监察机构改革,推动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不断提高反腐败工作法治化规范化水平,为全面从严治党和反腐败斗争向纵深发展提供有力保证。

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红利一:党统一领导的反腐败工作体系更加科学完备,管党治党责任压得更实。从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上发出号令,随后中办印发通知部署在全国全面推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以来,三个月时间,省级监委全部到位,在改革开放风云激荡近40年时再次彰显中国速度,这既是党中央强有力集中统一领导的体现,也必将进一步加强党对反腐败的统一领导。

纪委监委合署办公,全面履行纪检监察两项职能

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本质特征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推进各项改革包括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检验其成效最根本的一点就是是否有利于加强党的领导,而改革顺利开展的最根本保证也是坚定不移地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党委负主责,纪委负专责,当好改革的“工程师”和“施工队”。一方面,各级党委不断强化责任担当,对本地区“树木”和“森林”情况掌握更加及时全面,领导和支持纪委监委发挥作用的主动性、积极性不断增强。另一方面,各级纪委对党委全面负责,与监委合署办公,履行纪检、监察两项职能,从组织形式、职能定位、决策程序上将党对反腐败工作的统一领导具体化,充分体现了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

2018年3月23日上午,在早春的融融暖意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赵乐际亲手拉下红绸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员会正式揭牌。随后,新任国家监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宪法宣誓仪式举行。党和国家反腐败工作新的一页就此开启!

红利二:监察权威得到强化,纪法衔接更加顺畅。2017年12月28日,湖南省湘潭县第一纪检监察室的工作人员刚参加完县监委挂牌仪式回到办公室,就接待了前来投案主动交代受贿行为的某单位工作人员李某。类似场景在山西省阳泉市盂县、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也曾出现……

深化纪检监察体制改革,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积聚四重。党的十九大要求将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在全国推开,组建国家、省、市、县监察委员会,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2018年1月召开的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将全面推进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纳入年度重点工作。2018年2月,十九届三中全会通过了《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明确组建国家监察委员会,同中央纪委合署办公,履行纪检、监察两项职责。

监察委员会的产生宛如“平地一声雷”,它让人“幡然悔悟”“回头是岸”的震慑力和感召力,来源于其政治性和权威性。作为由同级人大选举产生的新的政治权力机构,监察委员会首先是政治机关,注重从政治和全局的高度把握和开展工作。同时,实现了理念思路、体制机制、方式方法创新的监委又是“监督利器”,有力解决改革前反腐败力量分散、纪法衔接不畅问题,彻底改变职务犯罪多头调查、重复劳动局面,使监察机关调查、检察机关起诉与审判机关审判三者“协作更高效,制衡更有力”。

中央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加强对全面推开试点工作的指导、协调和服务,统筹安排、组织实施、督促落实;督促各级党委履行主体责任,党委书记当好“施工队长”;纪委负专责,人大机关、组织、政法、检察、机构编制等部门密切配合,市县结合实际压茬推进。

红利三:党内监督与国家监察全覆盖、扫空白。监察委员会依法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进行监督。试点过程中,各地都按照六类监察对象的标准,对监督对象进行摸排认定,很多此前并不在监督范围,不具备党员、公务员身份,但同样行使国家公权力的人被纳入监督视野。如山西省将原由公安机关管辖的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员行贿受贿、失职渎职以及村民委员会等基层组织人员贪污贿赂、职务侵占等案件调整为监委管辖;浙江省将“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委派到其他单位从事公务的人员”纳入监察范围。

经过前期扎实准备和稳妥推进,2018年3月,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迎来丰收之月——

正风反腐,涓流莫轻。“老虎”要露头就打,“苍蝇”乱飞也要拍。北京、山西、浙江等第一批试点单位探索把改革向派驻机构和乡镇街道延伸拓展,将派驻纪检组更名为派驻纪检监察组,授予部分监察职能,授予乡镇街道纪委必要监察职能,打通了监察监督“最后一公里”。

3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确定了监委宪法地位;3月18日,选举产生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3月20日,通过监察法;3月2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一次会议任命国家监察委员会副主任和委员;3月23日,国家监委正式揭牌。

红利四:内部机构设置更为合理,有效规避“内鬼”风险。打铁必须自身硬。除“刀刃向内”绝不护短遮丑的干部监督室紧盯“内鬼”外,省市两级纪委监委均实现“执纪监督”与“执纪审查”分设,执纪审查部门专司纪律审查和依法调查工作,“一次一授权”,不固定联系某一地区或者部门。“猫”与“老鼠”之间没有了固定联系,不仅使执纪更显刚性,而且纪检监察干部被“围猎”风险也大大降低。严格落实线索处置、案件调查等重要问题集体研究制度,建立申诉复查制度,案件审理部门负责审核把关,对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退回执纪审查部门补充证据或重新调查,形成了严密的自我监督体系。

至此,国家、省、市、县四级监委全部组建挂牌,各级监委工作有了法律依据、组织机构和人员保障,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进入新阶段。

“弄涛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 2018年是推进监察体制改革的关键之年。新时代呼唤新作为,新任务要求新担当。广大纪检监察干部应趁势而为,以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精神,无私无畏、勇往直前,勇当改革的弄潮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在新起点上,各级纪委监委不断深化人员融合和工作磨合,以新修改的党章、宪法、《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及新出台的监察法为重点,加强党章党规党纪和宪法法律法规的学习培训,边工作边融合,扎实推进合署办公“形”的重塑和“神”的重铸。党的十九大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共举办180余个培训班次,培训各级纪检监察干部3.7万人次。

责任编辑:

一年来,各级纪委监委全面履行纪检监察两项职能,把执纪和执法贯通起来,监督执纪和监察执法一体推进,统筹运用纪法“两把尺子”,深化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既坚持执纪必严,又坚持纪法协同,实事求是,精准科学,实现依规治党与依法治国、党的纪律检查与国家监察的有机统一,为党和国家事业发展提供有力保证。

一体推进“三项改革”,构建“四个全覆盖”权力监督格局

2018年3月28日,全国两会闭幕一周后,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审议《关于深化纪检监察体制改革和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构改革情况的报告》,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内设机构改革进入公众视野。

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将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和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内设机构改革统筹谋划、一体推进,不断推动改革向纵深发展。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内设机构改革中,将原有的12个纪检监察室,调整为11个监督检查室、5个审查调查室,并明确监督检查室主要承担日常监督、问题线索分析研判处置以及谈话函询等职责。

“通过‘前后台’分设,实现权力分解和内部制衡,调整优化内设机构设置、职能权限配置和人员编制配备。”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有关负责人介绍,这既防止执纪监督部门权力过于集中,又实现了力量向监督倾斜,切实履行好监督第一职责,补齐监督这块短板。

2018年6月20日傍晚,一条短消息迅速登上各大门户网站的显要位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统一设立派驻机构,名称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监察委员会派驻纪检监察组。

“由各级监委派驻或派出监察机构、监察专员,是落实监察法规定、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重要举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副院长杜治洲表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统一设立派驻纪检监察组,迈出了实现对中央和国家机关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的重要一步。

从统一设立46家派驻纪检监察组,监督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129家单位,到印发派驻机构改革意见,再到分类施策推进中管企业、中管金融企业、党委书记和校长列入中央管理的高校纪检监察体制改革……一年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不断深化派驻机构改革,派驻监督体制机制逐步完善。

制定《中央巡视工作规划(2018—2022年)》,确定十九届中央巡视工作的“路线图”和“任务书”;开展两轮巡视,共巡视27个省区市、18个中央部门、8家中管企业和2家中管金融企业党组织;首次开展脱贫攻坚专项巡视,首次将副省级城市四套班子主要负责人纳入巡视范围……一年来,中央巡视更加聚焦政治监督定位,不断创新方式方法,巡视利剑作用充分彰显,纪律监督、监察监督、派驻监督、巡视监督全覆盖的权力监督格局日臻完善。

改革成效如何,数据最能说明问题。党的十九大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立案审查调查的中管干部已达70余人。2018年1至9月,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接受信访举报259.9万件次,处置问题线索117.6万件,谈话函询24.2万件次,立案46.4万件,处分40.6万人(其中,党纪处分34.2万人)。

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反对腐败,不断提高反腐败工作法治化水平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反对腐败,加强反腐败国家立法,加强反腐倡廉党内法规制度建设,让法律制度刚性运行。

一年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改革决策和立法决策相统一,明确国家监察委员会就是反腐败工作机构、监察法就是反腐败国家立法,在宪法修正案中确立监察委员会作为国家机构的法律地位。同时制定监察法,使党的主张通过法定程序成为国家意志,对于创新和完善国家监察制度,实现立法与改革相衔接,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开展反腐败工作,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确保纪委监委高效履职、与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衔接顺畅,重塑工作流程、厘清职责关系、建立协调机制首当其冲,建章立制至关重要。

参与制定和修改8部国家法律、2部中央党内法规、3部党中央发布的党内规范性文件,发布中央纪委文件28部、国家监委文件5部……一年来,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持续为纪法贯通铺设制度轨道,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依规依纪依法履行职责提供重要制度保障。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坚持“先立后破、不立不破”,主动适应调查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新模式,把监委组建后迫切需要的制度、流程等先建立起来。出台《党组讨论和决定党员处分事项工作程序规定》《国家监察委员会与最高人民检察院办理职务犯罪案件工作衔接办法》《国家监察委员会管辖规定》《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暂行规定》等30余项法规制度,制定信访举报、线索处置、审查调查、案件审理等方面制度规范,确保了执纪审查与依法调查、监察机关与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执法部门工作衔接既规范有序又高效顺畅,真正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

2018年11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把原来中央纪委的工作规则上升为党中央制定的党内法规。《规则》进一步厘清权责界限、明确工作程序、完善内控机制,确保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把依规依纪依法要求落实到监督执纪问责和监督调查处置的全过程、各环节。

从建立打听案情、过问案件、说情干预登记备案制度,到规定回避制度、离岗离职从业限制制度、案件处置重大失误责任追究制度;从建立特约监察员制度,选聘50名特约监察员,加强对监察机关的监督,到严肃查处邱大明、杨锡怀等执纪违纪、执法违法者,严防“灯下黑”……一年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不断强化自我监督,自觉接受外部监督,坚决清扫门户,在行使权力上慎之又慎,在自我约束上严之又严,确保纪检监察工作始终在规范化、法治化轨道上运行。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发布于今日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深化纪检监察体制改革,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积聚四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