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标竿而创造的智能手机和数字化的交互界面,苹果要想在防治数字成瘾领域有所作为

作者: 环球独家  发布:2020-01-04

「对于苹果这种体量的大公司而言,产品设计其实复杂性非常的高。真的是这样。作为设计师,你需要服务于你的用户,你还得和公司的利益保持一致,同时,还需要对得起自己的底线和道德。服务于一个大型的企业,确实非常的难做抉择。对于用户而言,可以很轻松的直接怼苹果,说它没有做对的事情。但是身为其中的设计师,要平衡各方面的需求也压力,经常会进退维谷。有些用户因为iPhone 的一些功能,受到了负面的影响,有些人受到的影响比另一部分人更多。但是身为设计师,一个受到各方面制衡的设计师,即使是作出了改变,在很多时候也远远不够。至少在我看来,现在的改变还不够大。」

“苹果正在禁锢这些功能,”Flipd首席执行官阿兰娜·哈维说。她希望看到其他应用程序能够使用“请勿打扰”功能,以便在用户标记为繁忙的时间内尽量减少干扰。她希望看到开发人员能够使用另一个自动回复的功能,可以在繁忙时段触发短信回复来电或信息——Android设备上已经有了这些功能,但在iPhone上并不可用。“我认为我们在忙碌的时候想要通过短信自动回复来让某人知道我们很忙,不仅仅是在开车时需要这样。”

以iPhone 为标竿而创造的智能手机和数字化的交互界面,让我们处于一个时刻都会被分心的境地。

其他数字健康工具在iOS上完全不起作用。Siempo等应用仅适用于Android系统,因为iOS不允许开发人员更改iPhone的主屏幕。“我们也无法改变任何有关通知或图标的东西,”Siempo首席执行官邓恩坦言。

责任编辑:

但这种情况并不适用于iPhone应用。比如像SPACE这样的应用,支持Android和iOS双系统。在打开一个分心的应用程序之前,该应用程序会将用户重定向到的加载屏幕,将打开目标应用的时间延迟几秒钟。也就是说当用户尝试打开类似于Instagram的应用时,SPACE会让用户花几秒钟时间重新考虑您的选择。

「我和数字设备之间的关系非常简单。我不希望被它所控制。从使用 iPhone 的第一天起,我就用着黑色的壁纸。我不会将一大堆的东西塞进手机,减少被分心的可能性。我的手机第一屏上的应用程序非常少。」

早在Google宣布其“数字健康”计划之前,Android开发人员就开始开发各种工具,以消除智能手机上日益严重的注意力危机。诸如Siempo这样的应用为用户提供了一个免打扰的主界面;而Luna则重新设计了智能手机与孩子们交互的界面。其他人员则开发了诸如“Instant”和“质Quality Time”之类的应用程序,能够跟踪用户查看屏幕的时间以及解锁手机的频率。还有一些应用程序旨在帮助人们更好地利用他们花在屏幕上的时间,并帮助人们将注意力锁定在手机之外,更好地利用他们的时间(比如Flipd,这款应用程序在一天中的某些时段让人们无法使用某些应用,从而避免分散注意力)。

iPhone 诞生之后,世界发生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以电容触摸屏为交互中心的智能手机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成为了人类生活中不可分割的部分,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因此而更加紧密,同时也更加疏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iPhone 的创造是开创性的,也是不可替代的。而我们也不约而同地发现,以iPhone 为标竿而创造的智能手机和数字化的交互界面,让我们处于一个时刻都会被分心的境地。

Android生态系统的美妙之处在于解决方案的范围。有趣的是,大多数人都认同他们花在手机上的时间太多,但应对措施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有些人想要一款适用于孩子们的手机,有些人则希望在空闲时间享受互联世界带给人们的所有好处,但不要在学习或工作中分心。其他人只是想要一种方式来打破本能打开手机、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盲目浏览的习惯。而在Android系统上,开发人员完全可以将自己认为合适的用户体验整合到一起,只要自己觉得合适即可,并没有太多的限制。

「早些时候,当我刚刚开始制作 iPhone 的原型之时,管束还不是那么多,我们当中有几个人还有幸把原型机带回家,这样就可以每天工作生活都使用它。那个时候我全世界各地的朋友都和我保持着联系,iPhone 几乎隔一会儿就会亮一下,显示有新消息,叮叮咚咚响个不停,于是我意识到,和我们朝夕相处的手机需要一个管控功能。所以,在很早的阶段,我就开始设计请勿打扰这个功能了。」

Android版SPACE应用中最常用的功能可以让用户对某些应用进行分类。用户可能希望与Instagram,Facebook和Gmail等应用保持距离,同时能够立即访问Google Maps和Evernote。“我有一个典型的用例,一个女孩要求SPACE的作用范围不包括她的Bible应用,”SPACE开发者者乔吉·鲍威尔说。由于苹果对第三方应用程序的限制,iOS版本的SPACE并没有建立应用程序“白名单”的选项或其他功能,例如通知拦截器,应用程序使用情况细分以及解锁统计信息。

令人上瘾的数字内容,让我们一刻都离不开智能手机,从某种意义上,它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工作,甚至思考的方式。现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尝试戒除令人上瘾的智能手机,寻找更加健康自由的人机关系。根据今天的调研,过度使用智能手机,确实会有一定机率带来心理健康的问题。从 iPhone 诞生之初,直到10年后的现在,在数字产品上瘾和用户注意力的控制这件事情上,开发团队本身就没有放松过。这次,Fast Company 专访了前苹果设计师 Imran Chaudhri。

即使苹果发布了一系列类似谷歌宣布的原生功能——用于跟踪手机使用情况的仪表板,用于设置某些应用程序限制的应用程序定时器,以及免打扰模式或夜间模式下更直观的手势翻转——大多数开发人员还是无法在自己的应用中调用这些功能。去年,苹果增加了一个新的功能选项,可以驾驶时激活免打扰模式。它会提示用户在进入汽车后阻止收到的通知。但该功能对于除驾驶之外的场景无效,iOS开发人员也无法将其整合到其应用中。

「我观察到,界面设计在很自然地进化和发展着,从按钮到旋钮,从点击到手势操作,从语音交互到情感化设计,均是如此。无论是考虑到用户的情感诉求,还是进入语音交互的领域,都一定会遭遇一大堆的问题。按钮和旋钮的设计是需要考虑到人体工程学的问题,点击和手势的交互则牵涉到更具体的压感和硬件上问题。任何人和机器之间的交互,都一定都会遭遇不自然的状况和问题,就这么简单。身为设计师,需要足够的预见性,才能真正领先于用户,预测到可能会遭遇的问题。」

“如果百分之七十的人真的关心这一点,就像谷歌几周前宣布的那样,那么苹果公司将不得不做出一些根本性的改变,”Siempo开发者安德鲁·邓恩说,其开发的这款Android应用能够改变主屏幕以消除干扰并尽量减少应用通知。“所有防治数字成瘾应用开发者人员可以在Android系统上做出令人惊叹的事情。但在iOS系统上我们的手脚完全被束缚了起来。”

Imran Chaudhri 早在 1995 年就加入了苹果公司,并且很快就出任了公司的人机交互界面组的设计总监,在2006年前后,他也是作为 iPhone 项目核心的6人团的一员,加入到项目当中来。

不过在iPhone上开发这样的工具并不容易。数字健康领域的20位应用程序开发人员和思想领袖——其中包括《不要拔掉插头:拥抱科技改善你的生活》(Don't Unplug: Embracing Technology to Improve Your Lif)一书作者克里斯·丹西,以及《如何与你的手机分手》(How to Break Up With Your Phone)一书作者凯瑟琳·普莱斯,现在都在呼吁关注苹果对待那些防治数字成瘾的第三方应用程序的方式。在向该公司发出的请愿书中,他们要求苹果公司开放其软件开发套件,让开发人员能够定制iPhone的主屏幕,自动触发免打扰模式,或提供更丰富的应用程序功能。

对于谁来掌控手机设备这个事,苹果的内部产生了分歧

苹果可能会在下一版iOS中引入所有这些内置的防治数字成瘾功能。但是这些开发人员认为,苹果只能从与其应用开发人员生态系统的合作中获益——尤其是那些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数字健康领域解决方案的开发人员。鲍威尔说:“他们需要手头的所有工具,而不是隐藏在设置中的工具。正如苹果公司的Health Kit组件为健身应用程序留下的空间一样,防治数字成瘾也需要通过创新和个性化来支持像我们这种工具不断增长的用户需求。”

原文作者 : KATHARINE SCHWAB

不同之处在于,SPACE在Android手机上的表现要比在iPhone上更好。鲍威尔说,这是因为当用户拥有一整套工具时,更可能改变他们的行为。Android版本获得了更好的评论,更好的用户留存度,并且对用户的整体影响更大。

「我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正洞悉设计的设计师,大都能够预见到手机对于注意力的影响。在使用手机的时候,我们总会碰到被各种各样的信息和通知打扰到。」

本周一苹果将召开全球开发者大会,外界普遍预计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将为iPhone操作系统iOS引入一些新的“防治数字成瘾”功能。苹果将跟随谷歌的脚步——谷歌在上个月推出了关于防治数字成瘾的Android操作系统工具套件,此外硅谷越来越多的人都认为,我们需要更好的工具将自己从手机中解脱出来。

图片 1

这对苹果来说是一个明确的信息:一场关于防治数字成瘾的革命即将到来,如果开发人员无法为你的平台开发工具,那么你将被其他人甩在身后。

「我的意思并不是说这样做很重要,或者说我推荐这么做,对于人和手机之间的关系,每个人都不一样,处理方式也都很个人。对于如何处理自己和手机之间的关系,有人让我提一些建议,我觉得没有必要,因为我的办法并不适合所有人。一天喝多少咖啡,抽几包烟,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没法一概而论。不过,心理健康是一件大事,你和你的智能设备之间,应该保持着平等的关系。这至少是一个大的设计趋势,是设计师需要关注的焦点。就像可持续性发展已经成为时代的主流诉求一样,你无法忽视认知压力的存在,认知设计也势在必行。」

据国外媒体报道,《连线》日前撰文指出,苹果要想在防治数字成瘾领域有所作为,就要最大限度的开放其软件开发套件,揭开舒服开发人员手脚的绳索,从而才能在与Android系统的竞争中成功。

待在苹果的20多年时间里,他参与了 iPod、iPad、 Apple Watch、Apple TV 以及 iPhone 等几乎全部主要产品的用户界面的设计,直到他开始追求创造属于自己的公司和事业,才正式从苹果离职。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契机,才使得 Fast Company 有机会能和他面对面地一起聊一聊他的过去,以及他留给苹果的那些遗产。

“我们有数百万的iPhone支持者等着我们向他们提供创新工具,”请愿书说,“但我们所能做的只是提供不令人满意的产品,或鼓励他们改用Android系统。”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原标题:在iPhone的UI设计背后,是一场关于注意力的战争

图片 5

译者/编辑 : 陈子木

「你可能会在一个下午安装十几个不同的新应用,然后你不停地会收到提醒和通知,是否要授权使用相机,是否要授权获取你的位置,是否允许它给你发送通知,每个都要做决定。稍后,你可能会发现,Facebook 一直在后台给你推送信息。再之后你就会发现你有睡眠障碍了,总会有信息大半夜地推送到你的眼前,让你无法安生地休息。实际上,借助请勿打扰的功能,你可以一早上再查看它们。这套系统足够智能,能够判断出哪些应用之前就已经获得了许可,哪些仍然在后台获取数据,哪些通知实际上你并不关心。所以,这套系统其实是会选择更加恰当的时机和正确的方式来建立用户和手机之间的对话和关系,手机会询问用户,你真的需要这些通知吗?或者是,你真的需要Facebook 使用你的电话簿的信息吗(因为你已经很久没有登录了)?等等。正确地设计了这套系统之后,提醒用户的方式也非常的多。」

图片 6

本文由 @陈子木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其实直到今天,iPhone 当中绝大多数的功能都是可控的,但是其中很多功能隐藏的比较深,彻底的掌控它们是比较困难的,如果你真得想让那些整天都在轰炸你的信息彻底远离,你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来摸索,用独特的方式逐个调整或者关闭才行。因此,对于那些熟练使用iPhone 的重度用户而言,确实是可以如臂使指地掌控这台设备,但是对于更换壁纸都不太会的用户,想要搞清楚iPhone ,让它如意随心,真的是难如登天。他们没有这样的控制能力。」

「iOS 12 中内置的这套防干扰的控制系统可以更加系统地监控手机各方面的功能和用量,它实际上是从iOS 6 时代的请勿打扰的功能拓展而来的。但是它在现在被推出来真正的原因是有太多的用户为此而抱怨,而媒体和用户都发文吐槽,在呼声和压力之下,它们最终在iOS 12 中呈现了出来。这个局面之下,苹果没有选择的余地,必须对于舆论有回应。这对于每个人都是好事,因为用户和他们的孩子都因此能够获得更好的产品。但是这是否是最好的产品?当然算不上,因为现在的iOS系统是为了应对舆论和负面新闻而设计的,设计的意图并不对。如果是苹果主动作出这样的决策,才算得上是好产品。」

关于 iPhone 是否有可能更智能地预测通知

「其实,在苹果公司内部,想要大家都理解分心是一个影响用户生活的问题,还挺难的。乔布斯倒是很能理解的,但是公司内其他的同事,对于用户对于手机的控制权多少,其实大家还存在不少争议。我和一部分同事倡议给用户更多的掌控权,不过这个事情对产品的营销和市场运作是有影响的。所以,当时内部也有声音说,如果真的给用户太多的控制权,那么这款手机就不酷了。」

图片 7

管理数字化的生活,就像管理健康一样重要

图片 8

界面设计的未来,以及不可避免的问题

图片 9

为什么苹果最后还是开始关注分心这个事情?

设计「请勿打扰」的功能

和许多设计师一样,他们对于产品的想法和企业的定位或多或少有一些错位。和苹果产品相关的很多信息,他现在依然还不能透露,但是他依然提到了很重要的事情:即使是在iPhone的原型设计阶段,他就已经意识到了,这款产品最大的缺陷之一,就是它注定会分散甚至垄断用户的注意力。而与此同时,苹果也有意识的没有给予用户,对于iPhone 完全的控制权。下面,是访谈中能够对外公布的几个重要的内容摘录:

译文地址:

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官方网站发布于环球独家,转载请注明出处:为标竿而创造的智能手机和数字化的交互界面,苹果要想在防治数字成瘾领域有所作为

关键词: